竞猜足彩-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

中文|English
热线电话:
您的位置:足球比分直播 > 德育之窗

“非典那年”---青萍七一

[作者:葛春香 转贴自:本站 点击数:217 更新时间:2020-03-05 文章录入:admin]

足球比分直播文学选摘2020第十期

疫情还没结束,依然宅在家里。

比起2003那场非典,从数据上来看,这次疫情要严重得多;从紧张程度来说,似乎就显得云淡风轻了,这可能与非典那年的经历有关。

那年非典波及北方之前,看到新闻上抢醋之类的事情,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它有一天会和自己联系起来。可没过多久,无意识一下子就变得无比紧张,封路封村封城封小区开始了。


那次封闭是名副其实的封闭。

那年北京比较厉害,从北京回来的都被隔离了。

各村的隔离者,基本上隔离在村外的场院或者荒沟里。亏得天不太冷了,他们临时搭一个窝棚,一日三餐家里派人送。白天村庄之外那稀稀落落的窝棚,您可以当作远离红尘的清净风景,晚上呢?村庄有象征温暖的灯火,而这些疏疏落落则被吞噬在无边的黑暗之中了。那时候,手机还没有普及,网络更不用说,那些被隔离者是不是一种煎熬呢?

住宿的中学也封闭了。

学生不能放假,教师生活区也被封闭,一律不能出大门,出大门者,一律不能再回来。亏得生活区和校园相连,老师可以穿越内部隔离门上课,当然,校外住的老师也都搬到校园来住了。许多在外上班的,临时在单位找个地方住了。一时之间,学校家属院几乎成了单身公寓——不,还有孩子呢,应该说成了带孩子的单亲家庭——当然,除了双职工。被封在外面的妈妈们忍不住对孩子的思念,她们都到大门口,隔着铁篱笆门来看孩子们,一个个探监似的可怜。可很快,铁篱笆门钉上了铁板子,隔断了母子之间的留恋。人们都知道情况严重,可内心里却依然在想,一块铁板能挡住非典病毒吗?只能挡住人的视线啊。我们一向对外教政策比较宽松,刚封闭的时候,可能他们还不知情,一个老外非要出门,可最终,还是没有出去。

封闭之严,可见一斑了吧。

从今年的情况来看,那年非典衡水也是没几个感染的,这种严的感觉,大概一个是政策硬性规定,一个是人们不太了解非典情况,所以更多的是心理紧张。


校园大门里面,其实有紧张之外的另一种感受。

校内是到处消毒,所有的场所都是消毒液的味道。有的不太知道情况,一不小心坐下去,衣服便沾了消毒液,于是,某一处就会掉了颜色,衣服也就不得已换掉了。

那一年我带教两个毕业班——刑莲香老师的198班和宋贵杰老师的199班。学生们似乎没有外人所想的憋疯的感觉。他们看起来都很认真,可能多年的学习已经形成了专注的习惯,外面风声再紧似乎与他们无关。一切按部就班,秩序井然。199班一直很安静,198班相对活跃。198班班长外号叫“小尾巴”,只是因为名字里有个“伟”字,谐音而已,其实班长成绩也总是霸占着第一,还是女同学,和尾巴根本没有任何联系。没办法,同学们就这爱好,刘班长人缘好,脾气好,大家这么喊,她也就这么应。这个班还有两个王伟,小王玮很活跃的,语文课赏析课外诗文或者文坛掌故的,他的眼睛总是亮亮的,让人难以忘怀。

那一年,女儿还不到六周。学校办了临时个幼儿园,国列通老师的爱人负责照顾,这样解决了年轻老师的后顾之忧。那个时候都担心发烧,一发烧就得隔离。妻子隔离在外,我又不擅厨艺,所以,早早和女儿约定,不管爸爸做的好吃还是难吃,为了身体好,一定要吃饱。女儿很听话,顿顿都吃得很饱,似乎有两回都吃多了——当然,我可能怕她饿着,硬要她吃啊。国老师家嫂子很关心孩子,时常问孩子在家吃的什么。可能听到孩子嘴里说的饭食太单调吧,偶尔会带自家蒸的包子之类的让孩子打牙祭。这让我心里暖烘烘的,一直默默的感激。我也怕发烧,于是一方面加强锻炼。就这样,操心之累,高三之忙,锻炼之果,种种因素吧,封闭一个多月,我瘦了好几斤。不过,这几斤似乎回报在了女儿身上,她长了好几斤。我想,也算给隔离在外的妻子一个满意的答案吧。

还有一个身边的故事。

那一年,陈俞仙老师在读高三,幸运的是他发烧了。

发烧幸运吗?对他来说,发烧真的关系到他一辈子的幸福了。发烧了,自然隔离。隔离了,谁送饭呢?现在的俞仙老师的爱人毅然承担了这个重任。你想啊,这等同于生死之交,远胜于那些患难之交,那些离奇浪漫的花前月下更是不能和这个相比啊?谁说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临各自飞?你看看人家陈老师和爱人,是大难来临携手迎接。这份感情,自然禁得住考验。俞仙老师本来很有女生缘,嘴上的好妹妹不知有多少个,可是他爱人啊,脸上总是笑眯眯的,从来都不理这个茬——人家心里有数呢。陈老师的爱人也是同事,就不好说名字了,大家记住一个大仙就够了。

有一件事似乎和现在成为对比,那时口罩没多少印象,课堂上没有一个人带,大概没有特别强调这一点吧。


年非典,自然也有一些外面的传说,没有亲见就当没见取身边一些琐事,也可能有选择的遗忘,但我真的希望灾难不总是留下苦难的诉说,者伟大的的

非典过后,也有一些人在纳闷,有些做法很有道理,可似乎又有些别样的味道。比如,上班在外的都隔离出去,来回上学可以按时出入,这是权宜之计吗?封闭之前如果控制得好,是不是可以避免让如此多的人付出如此多的代价?处理得当,那么隔离门可能就不会处处都有,门里和门外可能都会和日常一样,种种日常的故事也会依然。

说到故事,就又想起了这么一则。

故事里,扁鹊是最笨拙的医生——他大哥在病发之前就能发现,于是不让人发病;二哥在病刚刚发生的时候能就及时控制;只有扁鹊,等病重的时候才能发现。可是,高明的哥哥们没几个人知道,扁鹊却名垂青史。本是故事,就当故事听吧。

如果这个故事反转一下,扁鹊的哥哥们获得万人传颂,那么,即使扁鹊式的名医少些,也是好事。那样的话,病毒侵袭时,人们即使不能气定神闲,也不会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是不?

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
名字  
内容  
验证码  
看不清?点击更换